逆向开发也要分情况来否定

文章附图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陆风X7的正式上市,关于汽车行业山寨话题的讨论又一次占据了评论圈的头条。虽然陆风X7拥有着中国的外观设计专利,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款车就是高仿自路虎揽胜极光(参配、、询价) 。毫无疑问的,评论圈对于山寨现象的态度是鲜明的持否定态度的,铺天盖地的评论多少也有些怒其不争的意思在里面。关于汽车行业的山寨现象,笔者早在高仿保时捷卡宴(参配、、询价) 的众泰T700曝光了无伪装谍照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了态度,既然有这样的市场,那么山寨车存在就是合理。所以今天咱们就先跳出山寨车这个小圈子,从设计开发的这个角度来聊一聊关于整车逆向开发的那些事。

  对于逆向开发,简单点说就是借鉴别人的成熟产品进行新产品的开发,和小时候抄作业其实很是相似。作为一个资深的学渣,说到抄作业似的逆向工程开发,或许是抄作业引起了共鸣,笔者倒是一直以来都持着保留部分意见赞同的态度。

  既然已经是赞同,为什么又是持保留部分意见的赞同呢?其实嘛,抄作业也是一种技术活,笔者小时候在抄作业的时候都会留一个心眼,为了让这作业抄得更快些,笔者基本上就是一边抄一边理解这题到底是怎么做的。这样一来,一篇作业抄下来也基本理解了个八九不离十,考试嘛自然也不会被老实做作业的同学给落下,这不,剩下大把的时间出来快乐的玩耍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抄作业本身就不是一件需要全盘否定的事,关键就看抄作业的人怎么去抄了。

  回到汽车行业的逆向开发,又何尝不是这么个道理呢?一般来说,整车的设计研发按照所属节点的不同可以分为造型设计、工程设计以及工艺设计三个阶段。所以与之对应的,整车的逆向开发也可以分为造型设计的逆向、工程设计的逆向以及工艺设计的逆向三个方面。

造型方面的逆向在笔者看来是最没有水平的抄作业行为,虽然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笔者对造型逆向持合理性的意见,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笔者就赞同这样的行为。从抄作业的角度来看,造型上的全盘逆向不就是小时候那种只会完全照搬,甚至连名字都会照搬不误的后进生的做法嘛。实事求是的讲,在一款新车的整个开发周期当中,造型设计是受客观因素影响最少的,也是最不严谨的一个过程。整个造型设计过程就是一个发挥主观设计意愿的一个过程,也是最简单的一个过程。恐怕说到这里,简单一词冒出来的时候会让很多造型设计师所不齿,当然,严谨一点说,造型设计也是要受到工程设计的限制的。这里说到的简单是相对而言,至少相比于工程设计和工艺设计,造型设计还可以发挥主观设计的作用,仅凭这一点,就要比完全被条条框框所限制死的工程设计要轻松上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造型设计所具备的这种主观创造特性,所以造型上的山寨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去推崇的了。主观设计是源于灵感的体现,造型设计与其说是设计倒不如说是在创作。这只与态度有关,而和客观条件无关。所以,造型上的全盘借鉴成熟车型就和不知其然的抄作业一样,只是为了应付老师的检查而已,抄了白抄,何谈进步?所以,对于造型上的全盘山寨,从整车设计的角度来看,笔者是不赞同的。回到陆风X7这款高仿自路虎揽胜极光的车型上来说,虽然只要换个进气格栅就足以让陆风X7以假乱真,但这种90%以上的相似度也仅仅是徒有其表而已,路虎揽胜极光的全地形反馈系统、四驱系统、整车的精良性设计岂是陆风X7抄一抄外形就可以学会的?

  那么对于工程设计的逆向呢,笔者的态度也同样鲜明,非常赞同现阶段的中国品牌以工程逆向的方式推出全新的产品。

  整车的工程设计可就不是发挥一下主观创造力就可以实现的,工程设计就是要把造型设计完结后给出的一个没有任何结构的单一型面设计成可以安装在整车上的零部件。所以工程设计必须按照严谨的机械设计流程来进行。对于一款整车而言,工程设计中最难的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平台的设计,一个平台构成会影响到整车的制造成本、整车的安全性表现、整车的车身形式可拓展空间、整车的驾乘质感等等,可以说平台就是整车设计的基体。而通俗点说,对于承载式车身的车型而言,平台就是地板。

  为什么说设计难度大呢,首先,平台是承载车辆动力系统的基体,包括发动机悬置、悬挂系统、传动系统都需要合理的在平台上进行布置。其次,车辆平台限制了车辆的硬点,以硬点为基础才有可能进行车身结构形式的拓展和空间结构的布置。第三,车辆平台是车辆安全性的基础,车身的主要安全件如纵梁、横梁等均位于地板上,这些安全结构框架就构成了整车安全性的基础。平台的设计往往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其涵盖了车辆的动力、底盘、车身以及电气等各个领域,甚至还会影响到汽车企业的生产设备。那么,要从零开始设计一款车身平台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入。

  所以,在中国品牌还处于发展期的当下,在工程设计方面特别是平台技术方面抄抄作业也并非是一件多么令人不齿的事情。相反,在工程设计过程中通过逆向设计的方法还是一件能够帮助企业迅速成长的好方法。第一,正是因为平台设计是一个大规模的系统工程,所以通过借鉴国外成熟车型的平台设计,中国品牌汽车企业可以实现少走弯路,迅速推出产品。第二,借鉴自好的车型平台可以实现中国品牌产品力的迅速提升。第三,逆向平台设计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边抄作业边理解的过程,严谨的工程设计方法能够迅速提升专业人员对于汽车平台设计的理解能力。在逆向完成一款车型平台之后,汽车企业基本就可以具备平台修改的能力。第四,有了成熟的平台,决定整车造型的侧围设计、内外饰设计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拓展设计。而在这个基础上就可以诞生家族化的设计元素。事实上,日本韩国的汽车工业在战后的起步初期也是基于逆向平台或技术转让的方式实现的起步。

  工艺设计阶段是工程设计阶段的下一个步骤,这一步骤受限于企业自身的生产设备以及生产工艺。所以在这个阶段要做到逆向并不容易,事实上,在整车的设计过程中工艺设计也没有太多需要逆向的必要。在这个过程中,借鉴和参考显然要比逆向更为重要。而以目前中国品牌的生产工艺水平来看,似乎也没有太多需要去逆向的必要。

  说到这里,就需要把山寨和逆向这两个词区别开来,造型上的逆向本质上就是山寨的行为,这种行为虽然在短时间内能够收获市场的大量关注,但是对于企业的品牌形象建设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对于企业本身而言,山寨现象的出现无形中拉低了整个企业的档次,给人以懒汉的形象。所以,造型上的全盘逆向是需要否定的。但是,工程设计上的逆向对于汽车企业整体实力的提升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所以说,逆向开发并非是件坏事,关键就要看这个作业该怎么抄了。